• 祖母

    2008年08月04日

    Tag:
    标签: love 

           从小我就和祖母生活在一起。小时候每日的生活起居,基本都要靠祖父母操劳。父母白天要上班,祖母就陪着我。不懂事的时候,常常瞎指使祖母,老人也从未怨言,总是耐心地哄我让我开心,在需要的时候也会给予我爱的教育。祖母从不打骂我,即使我犯了错误,老人也只循循善诱,让我知道如何做才是对的、不这样做的坏处在哪儿。

           小学的时候有那么一次,假期作业中有一项是练字。学校发了一小本儿字帖,里面每一行头一个字都是范例,后面几格留给练习者临摹。那时我并不怎么有耐性,一日写烦了,便开始胡乱划啦,结果写了一页龙飞凤舞的“连笔字”。写完了,我扔下笔就想玩儿去了。祖母疑惑我怎么写得比平素快了好多, “今天怎么这么快啊?拿来给奶奶看看。”我怯生生地把本子递给了过去,心里打着鼓。正当我有些不知所措时,祖母笑着说:“你看,你今天就光图快了吧,字写得这么乱,练字达不到效果。”说着,祖母拿起了我的橡皮,埋头仔仔细细地把我乱写的字都擦了,“要练字,就要静下心来,认认真真地写。今后能练出一手好字,到哪儿不叫人称赞,自己看着也舒服啊。奶奶小时候没条件,你瞧现在写这寒碜字儿,让人笑话。”祖母拿起本儿来,把上面的橡皮屑轻轻吹掉。“你要是累了,就先去玩儿会儿,待会儿回过头来再写作业。”

    幼小的我看着祖母,轻轻地哭了。从那以后,我一直把祖母的教导牢记在心,一有空就拿起管毫写上一页大字,一是当作一种休息;再者,时间久了,就逐渐体味到了其中的乐趣。坚持练到如今,也有了令自己满意的成果。即使近来在外求学,难有精力再常常练习了,但也每天坚持读帖,从古人的墨迹中学习美,学习恬淡。想起来,这都多亏了祖母当年的教诲。

           无论我曾经是多么的不懂事,祖母对我的关心、对我的爱仍是始终如一的。

           上初中后我家就搬到了位于远郊的新房。房倒是宽敞了,但出行却大大的不便了。记得一个寒假的时候,祖母看我整天在家挺闷的,就说:“你也别老在家呆着,出去玩玩。你说去哪儿,奶奶带你去。”我打小儿就喜欢大自然,动物园快成了我最熟悉的地方。对于现在的我,动物园还多了层意义——能够回顾往昔,再味曾经的生活。“去动物园吧!”

           那些年北京的冬天真是冷的够呛。到动物园下了车,寒意就更明显了。我不巧衣服穿少了。祖母怕我感冒,就说:“今儿这么冷,咱干脆去天文馆得了,你妹妹他们去了,说那儿新修得特好!”那时正值天文馆新馆刚刚落成,我尚不曾参观。但考虑新馆票价不菲,老人退休工资没多少,又赶上我没带学生证,还得买全票,我就想尽量不让老人破费了。在我的规劝下,祖母仍坚持要带我去天文馆,她貌似看出了我的顾虑,说:“咱又不是天天老去,偶尔一趟,不碍的。”说着,就带我往天文馆走了。我也不好再和老人争执,便跟去了。到门口看到天文馆内部修理不开放的通知,我们才又返了回来。

           整个动物园游览的过程中,祖母几次问我冻不冻,虽然我每次都告诉祖母没事儿,可老人依旧不放心。

           下午回家后,我感觉有些头疼。祖母知道后,担心地用右手试了试我的脑门,看是不是发烧了。虽然感觉上温度并不很高,但她还是不放心,执意要让我试试表。试完表看没事儿,祖母算松了口气,说:“是不是太累了,晚上早点睡吧。”

           走回房间,我若有所思。祖母向来都是对我关怀倍加,我又能给予老人家什么呢?父亲曾几次跟我讲过关于我曾祖母的事。他说,我曾祖母去世后的好长时间,他晚上都彻夜难眠,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对不住老人了。想了好久,父亲终于想通了:人已经去了,这是不可逆转的事。即使活着的人还欠他们再多,也没有偿还之日了。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尽自己所能善待、珍视尚在我们身边的人,这样当他们遭遇不幸时,我们才不会太过内疚。想来,我祖母给予我的大概是我永远还不清的,我也只有以我对老人作为晚辈的爱与孝敬来补足我所无法偿还的东西了吧。

           衣服兜里觉得有些什么东西,掏出来一看,是今天去动物园的门票,我下意识顺手就要把它扔进纸篓里。忽地,又觉得想到了什么,抬起手看了看这张票,我落泪了。我双手把票压平整,轻轻放在了写字台桌角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