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谈儿化音的作用

    2008年08月04日

    Tag:
    标签: linguistics  dialects 

    官话方言中我所熟悉的只有北京本地的官话体系,所以下文所述北京话特点或与其他官话体系共有,本文不做讨论。

     

    儿化音是众所周知的北京方言特点。我以前一直觉得儿化音只是为了发音省事儿而产生的由于口腔运动造成的语音现象,而这一现象也为普通话学习者听辨北京方言带来困惑,是除文化方面以为价值不大的,但我近来发现其确于表意有一定作用。

     

    粤语虽然声母体系从简,但韵母体系却相较普通话发达许多,超出了声母简于后者的程度。于是在粤语中更多地运用单音节词,而普通话中双音节词却占据统治地位,是为了在口语中更清楚地确定所使用的同音字。由此可见,单字发音的多样化是使语言表意简短的一种方法。而儿化音便有此作用。

     

    记得有一次活动,老师操带有香港风格的普通话说“请大家检查每个桌上是不是都有jiao1shui3”。我当时就感到很诧异,如果桌子上浇了水该如何放纸呢?正当我迷惑时突然看到了桌子中央摆放的胶水,方才恍悟。在北京,人们说“胶水”时几乎一定会在后面加儿化音读作“胶水儿”,如果不加儿化音便被默认为“浇水”。也就是说,儿化音的有无使同一个韵母发生了字形对应性的改变。这大大增加了北京方言发音的多样性。

     

    事实上,我在观察中发现由于一个音节儿化时往往原韵母发音部分或全部略去,仅剩声母和儿音,这样一来哪些字可儿化、哪些字不可儿化就很重要了。一个儿化后的音往往仅能对应一个字:如c(i)er1一发音仅能对应“呲”字,表训斥,而其他c开头或拼为ci的一声字若亦儿化便会引发歧义。

     

    有观点认为,儿化音的存在是语言发展过程中一个阶段性现象,随着语音的发展,儿化音会逐渐融入字音本身,而使字音发生改变。这是它的历史性意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