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鄉

    2008年02月25日

    Tag:

    我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作为一国之都,我想在座的各位多少都对北京有些了解。这座建城三千多年的六朝古都,承载了太多历史。过去,我家住在南城马家楼——大抵约莫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于我没什么干系。我降生时,我家已经又打右安门搬到了广安门外。这个叫红居的地方,我只住了一年有余,但是,它留给我的记忆却不逊于我其后居住過的任何一個家。

    这是片顶有年头的老北京胡同。既是解放后房管局分的房,也便没有什么历史可考。小时候的寒暑假,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这里度过。一大早起来,便可以溜达着去早市转悠转悠,这儿有卖早点的、卖菜的、卖小玩意儿的。中午的时候,搬着小凳儿在巷子里找个阴凉地儿一坐,听着蝉鸣,惬意。晚半晌儿,小风嗖嗖一吹,扑鼻的红墙土瓦的芳沁。路灯底下老爷子们下着棋,棋子兒相互碰擊發出清脆的響聲。——“将军!”这是曾经的生活,现在的北京,已经找不到了。

    十年後的一個傍晚,我準備倒車搭乘去年秋天建成的地鐵五號線回家。從琉璃廠往外走,我心中不斷涌現的,是改造前這裡狹窄的馬路,與熱鬧的商鋪。夕陽下,古都的風韻,同遠處車水馬龍的立交橋與錯落有致的高樓大廈相映成趣。在欣享這座屹立于世界東方的政治、文化、商業中心,現代化、國際化的亞洲大都會給我們的生活帶來的無數便利的同時,我難以釋懷的是對那個金碧輝煌、樓宇縱橫,又樸質清心、恬淡靜雅的古老鳳城的神往。

    二零零八年一月廿一日

    此文乃粵語短講所用之原稿。之前作前兩段,師以為文短,吾便又于生辰之日作此第三段。此段同前者作於不同時間,情隨事遷,故其感懷、風貌異乎前。

    再記 二月廿五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