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记康震教授来校讲座

    2008年01月19日

    Tag:

    今日有幸亲临聆听了北师大康震副教授对唐诗的精彩演说。我虽不是百家讲坛的常客我不太喜欢百家讲坛常常主讲人没说几句话就开始插播节目介绍的风格,觉得花45分钟听30分钟的讲课很不值得,但我向来还是信任百家讲坛讲师的水平,同时很推崇百家讲坛这种弘扬文化的方法。我到的时候大概已经两点二十五了,但厅内却略显人丁稀落。想必是在香港,人们都不太讲求时间观念吧。坐定罢,人们也便陆陆续续地上来了,还真有不少基础年的同学。讲座也在两点四十五左右不准时地开始了。不出意料,先是一些在位者的发言。之后康教授便开始了他的讲授。

    听过李家声先生课的人恐怕都会在中文学科上期待一位李家声式的教师。康震虽与家声先生风格迥异,但却也同样令人欣赏。这次讲座的内容安排也很精致,没有给听众解说一首一首唐诗,而是从几位诗人入手,再从相关史料中引证,带着一种探究之态度,给听众描绘唐代诗人的生活与遭遇。

    还记得几年前初访一位新识友人,其母问我,有没有更喜欢李白抑或杜甫抑或白居易。对唐朝诗歌文化了解并不深的我其实对这些唐诗大家的区别并不甚了解,当然也就不能回答如是问题。不过今日康教授对这些诗人的解读却实实地使我对他们的义同有了深切之感受。更重要的是,康震在解读诗人的基础上,对当时的社会、历史、文化也进行了相当的分析,更让人对盛唐之所以为盛有所恍然。

    我现在明白了唐朝是如何的伟大,当知道了员半千这样的才士是如何的狂妄却又能仕途显达,我慨叹李白一众这些盛唐文人是何等幸运。然而盛世终不长久,安史之乱给唐诗的历史立下了一块里程碑。这时代变迁带来了杜甫这样的体及百姓的圣贤——不愧为儒士一介。我这样想,任何一种社会是否都能出现杰出的文人?今世又何如?文人有显达的时代,有被排挤世外的时代,胡如当世?

    康震一开头便提出了一个问题,问为何当世难有能和这些唐代大诗人媲美的骚人墨客。我以为他今日并没给出确解。我如是说,这问题出在教育上。如果每个学生从上小学就读《文选》、《古文观止》、四书五经、唐诗宋词,我不信当代出不得文人。再看看当代文作之恶俗,白话文之苍白与无力,我仰天长叹,不知何求。时代变了,像李家声先生说的那样,现在教育是工业化生产的年代。

    问答时间,我提出了一个关于《诗经》与唐诗之关系的问题。我想,《诗》之于唐,当如唐诗之于今。不是时代错了,斯乃史之必然。我们恐怕再难见到《诗》风之兴。康震说,经典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下会处于常态,不冷不热。此言善。

    附记:

    讲座过程中,作为嘉宾坐在前排的一个老者对康震不甚尊重,倚老卖老。据说此人居社会学院某要职。我对此感到遗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