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谈我是怎么断送自己的

    2008年01月04日

    Tag:

    新学期的课表几经周折总算下来了,周二、周四下午都有空,我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参加合唱团了。但我终究又处在游移之中了,当参加合唱团的决定权又回到我手中时,我又犹豫了。觉得这个合唱团是个很专业的,会到世界各地参加比赛什么的,好像和我期望的不符。毕竟我不想全心搞这个,只当个兴趣小组似的活动是比较好的。于是我又有理由不参加合唱团了。这么十多年了,一直就是这样周折。即使在上中学后我几乎完全不想合唱团的事儿了。

    小学一年级,我被特例提前吸纳到校合唱团。起初觉得是个荣耀事儿。其实我是打小儿就好唱歌这口儿,小时候引以为豪的是一岁多的时候唱电视剧《渴望》的主题曲就不带跑调、错节奏的,虽然当时我自己都不知道歌词的意思,恨不得连是那个字都不解,就凭我对音乐的灵性——当然那岁数的事我是不可能记得的,也全凭父母一次次地提及。起先我不以为然,但当我有一次听我时年五岁的小表妹在全家面前唱歌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我对音乐天生的灵性是何等来之不易。也许音乐都是通着的,我的手型也是长而劲,手指肚也很适当弹键盘器,但比声乐还要早夭的就是我学电子琴的历程了。

    大概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阵我们校合唱团要参加比赛,以致合唱团的排练时间越来越长,次数越来越多,到后来周六周日两天都各占半天。这对于小学低年级的学生来说可实在够呛。后来我就开始逃训练,当然干这事儿的不止我一个。再后来就以逃训练为荣,越来越经常地干。再后来,我就干脆不去了。但到了又一个学期,音乐老师又耐心地把我重新招进了合唱团。这次我自然就不会老老实实了,逃训练更成了家常便饭。仗着我是合唱团的核心主力,老师也都容忍了,毕竟团里的比赛我还都是尽量去参加了,尽管事前都不怎么参加训练,也算是出力了。这以后,我在小学的几年中,“加入”合唱团多次,但压根儿就没正式退出过。

    除去校内的合唱,我有一阵儿还参加了校外的声乐培训。这种形式其实我还是更青睐的,因为不会有不按预定的时间排练的时候,没有加班加点,不会让它在预定时间以外造成牵绊。这段日子的声乐学习是我最享受的了。就这样,晃晃悠悠过了小学。

    初一的时候,由于我是班里唯一一个学过声乐的,便被自然而然地指定为音乐课代表。老师自然告诉了我合唱团招新的时间,意思鼓励我去。我去了,然而这一年我仅仅参加了屈指可数的几次训练。还记得第一次训练时,没怎么正经唱,一直跟旁边的人聊,认识认识朋友。有个高一的,早忘了叫什么,训练中间休息时就去打球了。好像这之后我就只去过一回训练了。初二初三,我们搬到北校上课,貌似这里没有合唱团,我自然就解放了,不用去度这件事。

    高一的时候我曾考虑过进校合唱团,一个是四中的合唱团还是很不错的,再者我觉得嗓子老不练也不成,但还是一直犹豫,因为这种性质的合唱团还是很有可能加班加点的,何况我家在学校四十公里开外。高一下学期年级里有合唱比赛,音乐课就变成了排练课。大家自由选择声部后,老师一个声部一个声部地集体听音。我过去一直是唱男高的,就坐在了男高那片。老师叫全体男高声部随着她钢琴的音高发声,不两回合,我的声线就凸显出来了。老师放下钢琴,说我们声部有一个人的声音非常好,问是谁。我压根就不想让老师认识我,怕又拉我去合唱,便没支声。但两边的同学把我“捅”出去了,老师专门让我试了几个音,说我是非常好的男中音,强烈建议我去参加合唱团。然后又对着全班说,因为声乐特长高考可能加分,过去最多的加过六十分。况且有些人很有天赋的,可能稍微练一练就能拿到这分,不练就可惜了。那节课的训练因为我这事儿让给打断了。这是老师头一次注意到我,尽管我们高二就没有音乐课了,但到了一年以后我再见到音乐老师,她还是没等我提就想起我来了。

    高二时,我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还是去了合唱团。但好景不长,第二次训练我就中途出逃了,再往后就没好意思再去。毕竟老师认得我。

    那以后,我曾经下决心,上大学一定好好参加声乐训练。但现在我有一次止步了,迫于我对牵绊(commitment)的畏惧,迫于我的病结。我想,我恐怕永远都不能再好好地参加一次合唱团了,这是我的无能。也许我还会在这里游移,一边想着要好好训练声乐,一边想着怕被不必须的事情牵绊。人是可以被对自由的渴望奴役的。

    现在我解脱了,参加合唱团曾经是我不参加其他有责任的活动的抵押,现在我连抵押都给翻了。我的声乐也就这么断送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