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觉得我的爱情观是有点怪

    2007年08月09日

    Tag:

    觉得我的爱情观是有点怪,在时间的规划上是那么的规律。不知道爱情在我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地位。去浸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女生比较多吧。或许以前我不太这么看这个问题,但现在不一样了,那么多朋友都已经过去了。抑或科学的态度也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是啊,那些愚蠢的礼教又算些什么。我从小就在抗争,无论对象是什么。

    真的不好,那么早就知道了那么多,这么多没用的东西。管他个世界是个什么世界。活下去就要相信。相信这个世界,相信这个时空,相信你周围的每个人——家声先生教诲要对旁人充满信任,是不是也是这个意思呢?或许这是植根在儒家思想里的什么东西吧,中国文人的准则。哲学早晚会干掉这个世界。

    不知道我身处何地,不知道今昔是何年。糊糊涂涂的,身边每个人都比我更糊涂。活着,为了不打破他们的梦。有人说宗教是由于人们畏惧死亡而存在,信仰指点了永生的秘密。我觉得,对我来说,宗教就是纯粹地为了让我自己能再多相信点什么——我总是怀疑的,对所有我看到的一切。我只相信源自我自己脑中的东西,没有任何外物的干扰。也可能这是不可能的,谁知道呢。记得高二讲认识论,訾指着投影上归纳的人脑认识外物的流程图说,这些也都是由我们所拥有的思维模式构造的。也许必须跳出这种思维模式,我们看到的认识论才是有意义的吧。那样还是人类能做到的么?也许人类所创造的东西能做到。也许这些都什么都不是。

    又想到Mr. Fairhurst说他曾见到上帝。什么情形下呢?不得而知了。真后悔当年没有和他保持联系,现在已经联系不上了。有的宗教仪式是以做爱为主体的,古人以为人在濒临死亡或是做爱的时候能离上帝更近一些,好多人感觉到上帝也都是在这样的时刻。我还是处男,不知所以。感受到的上帝是什么样的呢?他在这个世上(或者不属于这个宇宙)是干什么的呢?也许见过的人也描述不出来吧。如果上帝造就了这个世界,他会想办法让高等智慧的生物也无法描述他吗?就像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这样就无法造就通向天堂的高塔了。这个故事有点荒唐。但我想圣经上写过的东西应该不仅仅是它字面的意思吧,就像我现在写东西也有点会这样。如果是我所设想的前种情况,那么还是很容易解释的。只要在这个世界上无法用任何物质造就出能和上帝类比的东西就好了。

    本来想再顺便谈谈影响我世界观的几个转折,但好像已经写很多了,以后在写吧。到时会有更为凝练的思维。桌面上还是那个眼神深邃的绫波丽,活在死海文书划定的世界中的她想传达些什么呢?

    刚刚随便扫了一眼首段,发现很多话都非常容易让人误解不过没关系了,诗无达诂,见仁见智吧。世界需要混沌。

    Only God can judge me. Peace.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