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心病

    2006年08月09日

    Tag:

    我有一块心病,那是我对“真实”的怀疑。

           曾听到过一个故事,讲的是在古代,有一个自幼被关在洞穴中的奴隶,头被固定着,没有人曾经来探望他。他所能看到的,只有光照下洞穴墙壁上的人影,所能听到的,只有洞外一些人的话语(当然,对洞穴中的这个奴隶来说,那并不是一种语言)。那么,对于这个人来说,世界就是一些晃动的影子,和一些似乎是由这些影子发出的声音了。这是一个对你我而言多么不真实的世界啊!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对世界的认识,都是基于我们有生以来的所见、所闻、所感。然而,谁又知道这些是否是真实的呢?谁又知道我们不是那个洞中的人呢?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有过类似的恐惧。我曾想象,我是否是被关在一个特殊的机器里面,我的一切感知都是这个机器输入给我的精神的,而这些,都是被某种更高级的物质存在形式比如某种外星人设定好的?或者更简单地,人的一生是否只是一场梦?当我醒来时,会见到什么?这些怀疑在我小时候就一直是一种恐惧的来源。

           基于我们的感觉是不可信的,伟大的精神导师柏拉图曾云:“察觉看不见得事物。”这句话的真谛,我始终没能完全理解。但我猜,他说的大概是用我们的精神来看到真实吧。其实,仅靠思想,也是能证明一些东西的。

           曾有哲人说,我们所唯一能确信的,就是我们精神的存在。“我思考,所以我存在。”因为我在思考,所以我现在必然是存在的,可怜的是,这也许是人类在不基于“不可相信的”感官的前提下,惟一能证实的事了。

           那么,这块心病又怎样才能医治呢?或者说,有什么理由,能使我在这个存在与否都还未知的世界上活下去呢?我想,这就只能靠信念了。

           有句老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在这种情况下,我宁可主观地相信这个世界是存在的,我的感官并没有骗我。这其实是一种对灵魂的催眠。然而,这剂药,无论是益是毒,都是我,为了生存,必须服用的,解心病的唯一办法。

           我们必须要直面这“现实的”世界。方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