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读《居里夫人传》

    2006年07月26日

    Tag:
     
     

           一位伟人。

           人类的几千年文明史,名垂青史的虽也有不少,但相比茫茫人海,却也虽凤毛羚角难与其同日而语。鲁迅先生在《忽然想到》之十一中的第5篇,《文学家有什么用?》一文中谈到:“做事的总不如做文的有名。”“即使上海和汉口的牺牲者(1)的姓名早已忘得干干净净,诗文却往往更久地存在,或者还要感动别人,启发后人。这倒是文学家的用处。血的牺牲者倘要讲用处,或者还不如文学家。”也许是这样的,但在这个问题上却不同。至少可以说明,血的牺牲者(居里夫人因为研究放射性元素患白血病而死)在有些情况下也是同样可以青史留名的。

           居里夫人为了从沥青铀矿中提炼出镭,连续45个月,她“整天穿着沾满灰尘和酸液染渍的旧工作服,站在大锅旁,任凭烟熏火燎,手中挥动着一根和她一样高的铁棍,强忍着眼睛流泪、喉咙刺痒的煎熬。每天都干得筋疲力尽才回家”。这也许就是她与那些中枪子的人的不同吧。也许只有以这种方式来耗尽自己的生命才能够让世人记住她的名字。

           鲁迅先生很不主张学生去向官府“请愿”,他认为年轻人的生命很宝贵,更应使其有所作为。孙中山先生曾说:有志之士,当立心做大事。看来“做大事”是一个人能否为后人称道的重要标准了。

           话说回来,对于居里夫人,要青史留名也许并不是那么重要。她自幼聪颖好学,很小时就表现出了过人的毅力和专注力,我想对于她来说,能用尽毕生精力来投身她所倾心的科学事业,才是获得幸福的最好途径吧。就像有一家杰出的日本公司的社训说的一样:“一生只做一件事。”只有自己真正倾注了全部心血,才会体会到其中的快乐。佛教讲究人生轮回中的羯磨(karma),我想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吧。方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