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谈我的英语学习

    2010年05月11日

    Tag:

    我高中时的一篇英语学习总结。

     

    我学英语要说也是有些“历史”的。听父母说,早在我胎教时,他们就给我进行过英语教学。后来到了幼儿园大班就有了英语课。虽然那时英语课讲得还很不系统,但也算是有了早期的认识。

     

    我的小学学校很重视外语教学。从一年级开始,英语课就是被作为一门主科的。那时,我还根本不会学英语,甚至连一个完整的英语句子都念不出来。父亲那时就常常抽时间为我辅导英语,带着我念书。起初那段时间,现在记起来,还是挺苦的。记得有一次周末我和父亲在车上念英语,有一句话我念了好多遍都念不熟,急得我都哭了。在那之后不久,我的英语成绩就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了。

     

    二年级时,我被选去参加剑桥少儿英语培训班的测试。我很顺利就通过了。在那个培训中,我遇到了两个教我们英语的大哥哥,由于我的课堂表现很积极,不久,我和老师就熟识了。虽然每周只有短短两次课,但那里的教学方式仍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那里上了一个学期后,觉得那里讲课进度太慢了,就又到另一所叫什么“文”(具体名字不太记得了)的培训学校[1]报了一个剑桥少儿英语外教班。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上外国人教的课,可能也是我第一次比较近距离地接触外国人。我想我的英语语音就是从这时起有了一定改变,脱离了汉语音节的发音方式。我一直以为那次参加培训对我的英语口语启蒙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考完剑桥一级后没有多长时间,那个外教课我就不上了。父母说我太累了,就没有再给我报。之后,我就开始在家自学剑桥二级。也就是在那时,父亲传授了我许多英语自学方法给我参考。父亲从学生时代就坚持自学英语,一直到现在,算下来也坚持了几十年了。后来父亲就不时给我讲一些在学英语的过程中发生的一些故事,虽然我现在大抵都记不起了,但那些事着实对我日后的英语学习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我的英语自学方法的成形大概就是在那段时间。通过我的自学,二级证书也被我顺利拿到了,而后我就懒得再去学剑桥少儿英语了。母亲给我买的三级的教材后来也就一直没有动过,直到一年前我清理旧书时送给了我的表妹。

     

    初中第一次英语考试,出乎意料地,我在那所人才济济的市重点中学班上拿到了第一名的成绩。那时我在班上做班长,英语老师念我的成绩时让我站起来,从同学们投来的目光中,我看出了我的威信的建立。在这个良好的开端后,我的英语水平便以几倍小学时地提高着。

     

    记得初一时,李阳疯狂英语的创始人——李阳来我们学校为我们讲英语课。他风趣的教育风格顿时吸引了我。我后来尝试了很多他传授给我们的英语学习方法,虽然不是每个都那么适合我,但他是最初告诉我“英语也要会朗诵”的人。

     

    我初中时学校里开设了外教教授的口语课。最先的老师是一位风趣幽默的年轻美国人——Mr. Bohme。他也许是教过我的外教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向来梳短发,上身T恤,下身一条休闲裤。说起话来抑扬顿挫,很有演讲家(或是推销员)的味道。2003年春天的一场“非典”把在中国的许多外国人都赶跑了,也包括Bohme先生。再等我们重返校园,在口语课上迎接我们的,便是Ms. Loesher了。她也也是一个有趣的人。在她的课上,我们时而做游戏,时而听音乐,不亦乐乎。

     

    我初中时所在的班,是全年级最活跃的。初三时,教我们英语的李老师是位年纪较大的老师,他的说话声音本来就不大,我们班上课又乱,就根本听不到她说话的声音了。所以从那时,我就养成了上英语课写作业的习惯。因为我的英语学习对课堂教学没有依赖,所以班上只有我在内的少数人英语成绩还一如既往。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当然还包括之前的“非典”非常时期,我的英语成绩和大多数人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当然在这里我还要提到高老师。她虽然只教了我一个月——就是李老师出国的那段时间——但她的课我尤其爱上。说不上为什么,总觉得她能勾起我对英语课的兴趣。她常常讲一些有趣的事给我们听,又常常给我们一些经典的英语句子。

     

    上高中后,我除了一直遵循我沿用了几年,可能还会用几十年的方法学习英语外,把大量的精力都致力于了英语语音的研究与学习。我现在发现,中国人的英语发音几乎每个词都能挑出相对明显的发音错误。在研习过程中,我的英语发音水平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记得有位英语老师在为我们上他给我们讲的最后一节课上送给了我们四个字——“坚持下去”。我想,也许这四个字就是学习英语所需要的最重要的东西吧。



    [1]现在记起大概是叫“百闻”。

    分享到: